解放军八五医院妇产科

丙肝病毒发现者获诺奖:传染病仍是人类大敌

丙肝病毒发现者获诺奖:传染病仍是人类大敌

哈维·沃尔特等三位科学家因为“发现丙型肝炎病毒”而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无形中,对于至今仍深陷新冠病毒泥淖的人类而言,也是莫大的鼓舞。

10月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总秘书长托马斯·佩尔曼宣布,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哈维·沃尔特、麦克尔·霍顿和查尔斯·赖斯,以表彰他们在“发现丙型肝炎病毒”方面做出的贡献。

每年诺贝尔奖会“花落谁家”,都能吸引国际舆论聚焦。与往年相比,202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更受关注,毕竟,2020年暴发了自21世纪以来最大的一次全球疫情——新冠肺炎。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4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超过3500万例。在这样的背景下,哈维·沃尔特等三位科学家因为“发现丙型肝炎病毒”而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无形中,对于至今仍深陷新冠肺炎疫情泥淖的人类而言,也是莫大的鼓舞。

这三位科学家中,沃尔特和赖斯都来自美国,两人获得该奖项时所属机构分别为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国立卫生研究院和洛克菲勒大学;而出生于英国的麦克尔·霍顿,获得该奖项时所属机构为加拿大埃德蒙顿艾伯塔大学。

在沃尔特、霍顿和赖斯之前,人们对丙肝了解不深,认为这是一种非甲非乙型肝炎。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巴鲁克·塞缪尔·布隆伯格发现了乙型肝炎是由病毒引起的,由此他获得了1976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同样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沃尔特也在研究输血患者的肝炎发病率。尽管对新发现乙肝病毒血液检测能减少输血相关肝炎的病例,但沃尔特等人还是发现,大量肝炎病例仍在发生。在此期间研究人员也开展了对甲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检测,但是很明显,沃尔特认为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不是这些不明病例的原因。因此,他认为应当把这类肝炎定义为一种新的、独特的慢性病毒性肝炎,即非甲非乙型肝炎。

随后,在制药公司Chiron工作的霍顿和同事从一只被感染的黑猩猩血液中发现的核酸中收集了一组DNA片段。这些片段大部分来自黑猩猩自身的基因组,研究人员预测,丙肝病毒的一些片段可能来自这种未知的病毒。此后,霍顿等人发现了一种新的属于黄病毒家族的RNA病毒,并将其命名为丙型肝炎病毒。在非甲非乙型肝炎患者中存在这种病毒的抗体,也暗示了这种病毒的存在。

此后,美国的赖斯和其他研究RNA病毒的小组注意到,在丙型肝炎病毒基因组末端有一个此前未被识别的区域,他们怀疑该区域可能对病毒复制很重要。赖斯还在分离的病毒样本中观察到遗传变异,并推测其中一些可能会阻碍病毒复制。

当把这种病毒的RNA注射到黑猩猩的肝脏时,观察到了与患有非甲非乙型肝炎的人类病人相似的病理变化。这些发现最后证明了丙型肝炎病毒单独可以导致不明原因的输血介导型肝炎,即丙肝。

由于三位科学家的发现,可以采用高度敏感的血液检测丙肝病毒,并可能消除输血后发生的丙肝和乙肝等,才为此后研发治疗丙肝的特效药和丙肝疫苗打下了基础,而这也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显示,在全球导致死亡的10大感染性疾病中,有两种是病毒性肝炎,一种是人们熟知的乙肝,另一种就是丙肝。

从科学探索的角度来说,丙肝病毒被发现的过程,也再次证实了科学发现其实就是一个接力过程——正是因为一代代科学家们怀疑、重复证实和前赴后继的努力,科学才会一点一点被推动,而科学的点滴进步,于公众而言,都是莫大的福祉。这也正是科学令人尊崇的根源。

三位科学家发现丙型肝炎病毒,本身就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今年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不仅再次证明了他们的贡献之大,也意味着,未来微生物所引发的传染病仍是人类的大敌。为此,无论是新冠肺炎还是甲、乙、丙肝,重视传染病防治,推动医疗科学的发展,才能大大改善全球公众的健康。